plussa

chapter 5

好心的送孤儿上大学的夫人:
        我终于来到了学校!昨天搭了4个小时的火车,站台的名字居然是九又四分之三,真神奇,不是吗?我还从来没有乘坐过火车呢。
        校园真是很大,是非常容易让人糊涂的地方——只要我一离开自己的房间就会迷路,对了,我的房间在顶楼上,这一层还有另外3个男孩。最大的一个是塞德里克,他已经大四了,棕发棕眼,十分英俊,人也很友好,和蔼可亲。还有两个新生,罗恩•韦斯莱与德拉科•马尔福。罗恩有一头红发和一脸雀斑,做事有点笨手笨脚的。而马尔福有着铂金色的头发和灰蓝色的眼睛,态度有些傲慢,因为他在瞥了我们一眼后相当不屑地无视了我和罗恩。
         这一层有两个单人房和一个双人房,还有一个公共休息室兼书房,塞德里克和马尔福住单人房,我和罗恩住双人房。新生一般不能住单人房,但马尔福的父亲是校董,所以他单独住一间。但和罗恩一起住没什么不好的,他很幽默,会开一些有趣的玩笑,他告诉我他家有五个孩子,老大珀西在政府部门工作,弗雷德和乔治是一对双胞胎,他们喜欢恶作剧,而罗恩经常不幸沦为实验对象,他还有一个妹妹金妮,还在读高中,十分听话懂事。
        我们的房间在西北角,有2扇窗子,窗外景色很美,可以看到茂密的森林和幽静的湖泊。跟20个人在一个宿舍住了18年,如今住双人间,我感到很轻松,我喜欢大学,也爱您,因为您送我来这里——我真的非常非常开心,我时时刻刻都很兴奋,兴奋得都要难以入睡了。
         您想知道房间布置吗?它是一曲红黄相间的交响乐。淡黄色的墙壁,配上深红色粗布窗帘和靠垫,一张旧书桌,一把藤椅,一条在正中有墨水痕迹的金色地毯,有墨迹的地方我用椅子遮住了。
         给陌生人写信感觉怪怪的。这是我的第一封信,要是写得不规范,希望您能谅解。
         整个夏天,我想了许多关于您的事,幻想您是怎样的一位女士,我想你一定十分美丽,优雅和高贵,道德又是如何的高尚。这么多年,突然有人关心我,让我觉得有了家的感觉,有了归宿。这种感觉令人陶醉。
          又及,罗恩刚才探头对我说:"我太想家了,都快受不了了,你呢?"
           我笑了笑说:"才不呢。"我想我挺得住。我绝不会染上思乡病的,没听说过有人想孤儿院的,是吧?"
                                                         尊敬您的哈利•波特
          

chapter 4

     "这些信要写给水仙夫人,并由秘书转交。水仙夫人当然不是这位太太的名字,但她喜欢这个称呼,并乐于当个无名氏。她之所以要求你写信,是因为她觉得没有什么比写信更能培养文学表达能力了。由于你没有家人可以通信,她希望你能写这样的信给她,同时也希望能了解你的学习进展情况。她不会回信,也不会特别留意你的信。她讨厌写信,也不想让你成为她的一种负担。如果有紧急事件需要回复的——比如你被学校开除,我认为这种事很可能发生——你可以和她丈夫的秘书斯内普先生联络。写信是你每个月应尽的义务,这是水仙夫人的唯一要求,所以你一定要认真写信,当成你在付账单,每月准时寄出。我希望信中的语气始终保持尊敬,能很好地反映出你所受的良好教育。你一定要劳记,你是在给汤姆•里德尔孤儿院的理事的夫人写信。"
        哈利的眼睛急切地寻找房门,他已经兴奋地晕头转向了,他只想快点从谈话毫无新意的乌姆里奇身边逃开,好好思考。他起身试探着退了一步。乌姆里奇用手势示意他留下来,这么好的宣讲机会怎么能轻易放过呢?
        "我相信你一定很感激这个从天而降的好运吧?世上没有几个男孩像你这么好运。你一定要记住……"
        "我会的,太太,谢谢您。我想,如果没有其它事,我得去给弗莱迪•珀金斯的裤子补补丁了。"
         他走了出去,带上了房门,乌姆里奇目瞪口呆地盯着门,她的一肚子唠叨才刚刚说到兴头上呢。

chapter 3

     哈利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一位有钱的太太,愿意咨助他上大学,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他狠狠掐了掐自己的手心,确定这不是在做梦。
      “但,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他喃喃地问道。
      "在今天的例会上,有人提起你的前途问题。"
       乌姆里奇太太略微停顿了一下,又慢条斯里地朝下说:"一般情况下,孩子们过了16岁以后就不可以留下来了,不过你应该算特例。你14岁时读完孤儿院的课程,表现良好——我不得不提的是,你的操行并非一向优良——由于你的表现,我们让你继续在镇里读高中。现在你也快毕业了,我们不能再负担你的生活费了。就是这样,你比其他人多享受了两年教育。"
        乌姆里奇根本不提哈利这两年为了他的食宿,已经很卖力工作的事。永远是孤儿院工作第一,功课第二。遇到像今天这种日子,哈利就得留下来打扫卫生。
        "我刚才说了,有人提到了你的前途问题,会上对你的表现进行了讨论——彻彻底底地进行了一番讨论。"
         "当然,对你来说,为你安排一个工作就可以了,不过你在学校里,某些学科表现突出,甚至可以说英文写作非常出色。你们学校的校长——麦格教授,正好在参访团里,她和你的英文老师谈过,为你说了一些好话,并读了你的一篇故事——《三兄弟与死亡圣器》"
          哈利心里咯噔一下,这是孤儿们吵着要听睡前故事时自己的幻想和一节课创作的产物,没想到竟然被麦格教授当众朗读,如此荒诞的情节一定惹得理事们不快了,这么想着,他的心凉了半截。
          "可是,那位夫人,在听了你那古怪的故事后,竟然认为你很有天赋,并希望能将你培养成一个作家。"
           "作家?"哈利脑子有些麻木了,呆呆地重复着乌姆里奇太太刚才的话。
          " 那只是她的想法而己。是否成功,将来自然能知到。她会给你足够多的零花钱,对于一个从未有过理财经验的男孩来说,实在是有些过多了。不过她丈夫把这一切安排得很周全,我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这个夏天你都会留在这儿,然后,好心的麦格教授会帮你添几件衣服,你的食宿费与学费都由那位夫人直接付给学校,在大学这四年期间,你每个月还有35美元零花钱。这可以让你过与其它学生一样的生活。她丈夫的私人秘书每个月会把这笔钱寄给你,相应的,你每个月也要回封信表示感谢。不是让你为零用钱向她道谢,她对这些毫不理会,你要写信告诉她求学的过程和细节。和写给你的父母一样,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

chapter 2

   “哈……利……波……特,有人叫……你去办公室,依我看,你最好能动作快一点!”
    科林•萨维奇加入了唱诗班,他唱着走上楼梯,顺着走廊走向第F室,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哈利把窗外目光收了回来,再次面对生活中的烦恼。
    “谁在叫我?”他打断科林,急切地问道。
    “是乌姆里奇太太,她在办公室,我觉得她要疯掉了,阿……门!”
     科林拖着长音唱着,他的腔调不全是幸灾乐祸。就算是心肠最硬的小孤儿,面对一个哥哥做错了事,要被叫去见那个讨厌的女院长时,还是会表现出相当的同情。况且科林还蛮喜欢哈利的,虽然他有时用扯他的胳膊,帮他洗脸时几乎把他的鼻子都要擦掉了!
      哈利皱着眉头一声不坑地去了。会是哪里出错了呢?是三明治切得还不够薄,是把壳掉进水果馅饼里了,还是哪位来访的女宾客看到小泰迪袜子上的破洞了?还是……哎,槽了!是不是F号房里那个调皮的小家伙顶撞了哪位理事?
      令人吃惊的是,乌姆里奇并没有责备他,反而在对他笑,就算不是真笑,起码也算和蔼。她几乎像对待来访的宾客一样满脸挂着喜悦而又谄媚的笑容。
      “坐下,波特,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哈利坐到最近的一把椅子上,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事情。汽车从窗外驶过,灯光照过窗户。乌姆里奇太太望着远去的车子,问道:“刚走的那对夫妇,你注意到了吗?”
        哈利努力地回想着,“好像没有”。
        “那位先生是我们最富有的理事之一,为孤儿院捐了许多钱。他的夫人,是位心地善良的好人,己经资助了两个孩子读大学。”
        哈利的双眼微微地睁大了,他心中己隐隐有了些许期盼。
        “你还记得赫敏•格兰杰和潘西•帕金森吧,她们都是被这位夫人资助上大学的。两人都非常用功,用优异的成绩回报了这位理事夫人的慷慨资助……”说到这里,乌姆里奇顿了顿“我曾以为这位夫人只对女孩子怀有如此的仁慈,但是今天的例会上,在得知你的情况后,她决定资助你去上大学。”

chapter 1

    每月的第一个星期三真的槽糕透了——弥漫恐惧等待的一天,鼓起勇气承受的一天,忙一忙却又忘记的一天,每层地板都必须光洁照人,每把椅子都要一尘不染,床要铺得没有一点皱褶。还得把97个活蹦乱跳的小孤儿梳理干净,为他们穿上刚洗好的花格子衬衫,并且要挨个叮嘱他们注意礼貌。只要理事们一问话,就要说:“是,先生”“不,先生”或“是,女士”“不,女士”   。        
     这真是个折磨人的日子,可怜的哈利•詹姆斯•波特,作为孤儿院里最年长的孩子,当然更加倒霉。和往常一样,这个特别的星期三,终于也挨到头了。哈利逃出了厨房——他刚在那里为来访的客人做了三明治,转到楼上完成他的日常工作。第F室由他负责,那里有11个4岁到7岁不等的小孩子和排成一列的11张小床。哈利把他们都叫来,帮他们整理好皱巴巴的衣服,擦干净鼻涕,排成一行,然后领着他们去餐室,在那里,他们可以在半个小时内尽情地享受,喝些牛奶,吃些面包,还有梅子布丁。
      他跌坐在窗台边,身体非常疲惫,把涨得很疼的一太阳穴贴在冰冷的玻璃上。从早晨5点开始,他就手脚不停地忙碌着,听从每个人的命令,不时被神经质的女监事大骂一顿,指使得晕头转向。乌姆里奇太太私下里,可不像她面对理事和来访的女宾客们时表现的那样冷静,一副很庄重的模样。哈利的目光掠过孤儿院高高的铁栏杆外一片上了冻的宽阔草地,望到远处起伏的山峦,散落在山上的村舍,树叶凋零的树林里露出房屋的尖顶。
      这一天过去了,应该是表现不错,没出什么差错。理事们与参访团己经巡视了孤儿院,喝过茶,读完报告,现在正准备赶回家中,到温暖的炉火边,起码再等一个月才会想起他们照管的这些烦人的小家伙。哈利向前倾着身子,好奇地望着那一连串马车与汽车拥挤地穿过孤儿院大门,不由得一阵渴望。
      在幻想中,他跟着一辆又一辆的车,到了坐落在山坡上的一栋大房子里。他想像自己西装革履,戴着礼帽,靠在车座上,漫不经心地向司机说:“回家。”可是一到家门口,所有的想象都变得模糊了。
      哈利很爱幻想——乌姆里奇太太说要是不小心点,幻想就会给他招惹上麻烦。可是,无论他的想象力有多么丰富,都无法带着他走进那扇他渴望进入的宅子的大门,他只能停留在门廊上。充满了冒险心的可怜的小哈利,在他度过的17年岁月中,从未进过一个正常的家庭。他无法想像出,其他没有孤儿烦扰的人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summary

    哈利从小在孤儿院长大,18岁时幸运之神降临到他头上,孤儿院的一位理事的夫人愿意资助他上大学。
    但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哈利必须每月写信汇报学习,生活情况,并且,不会有回信给他。
    在此后的四年时间里,独立、自尊心强的哈利一直给这位素未谋面的夫人写信,当作心灵寄托,并且不时在信中吐槽同学校的贵族少爷德拉科马尔福令他不爽的傲慢做派。虽然得到了帮助,但他并没有依赖这种帮助,而是努力学习,获得奖学金,并利用假期做家教,立志成为一个作家。但他写出的信如同石沉大海,他明白永远得不到回信时,也对“水仙夫人”抱怨过。
     哈利一直搞不明为什么马尔福为什么这么爱针对自己,他倾向于认为是因为自己的穷酸样引起了这位阔少的反感,但他不知道的是这只是马尔福的口嫌体正直。其实马尔福对这个倔强的穷小子早有好感,只是不知如何表达。哈利在信中表达了对马尔福的羡慕之情,以及经历一系列事件后对他印象的改观,认为“除却那惹人嫌的咏叹调,他还算是一位优秀,杰出的绅士”,并逐渐地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了对马尔福的喜欢。
     而在毕业舞会上,他准备邀请卢娜做舞伴时,马尔福向他告白了——原来,“水仙夫人”就是德拉科的母亲纳西莎马尔福,而德拉科翻阅了哈利的每一封信。